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《魏晉乾飯人》-第171章 細作讀書

魏晉乾飯人
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
何刺史虽然做了掩饰,但赵含章还是发现了异常,尤其是最后俩人单独相处的时候,她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,淡淡的,新鲜的血腥味。
至于为什么到现在才说?
“他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招待我等,那说明一时死不了,只要不是当场死了,此事就没那么急,”赵含章挥手:“就是告诉你们一声,夜深了,先生和千里叔回去休息吧。”
汲渊思索起来,“他受伤,身边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,对外面的控制肯定不及平时,女郎,我们要不要选几个人让他们跟着一起去寿春?”
赵含章本来没想到这些的,一听,立即侧身,“来来来,先生,我们进帐再谈一谈。”
汲渊瞥了她一眼,转身与她进去。
赵驹:……所以今晚到底还睡不睡了?
汲渊以前掌握的情报系统都交给了赵仲舆,他是族长,这是用赵氏的资源堆起来的,自然要交给他的。
而且赵含章也在有意的隔开自己和赵氏,那她就要培养完全属于自己的人手。
这一次的机会就很难得。
“这一次灈阳被围,他身边肯定有很多缺口,送人进去最合适。”汲渊道:“得多挑几个,可惜时间紧,来不及细细挑选,千里,你那里可有好的人选?”
作为赵氏前任部曲首领,赵驹当然也奉命选派过细作,对这种流程很熟悉,所以他想了想后道:“这次带来的部曲都不太合适,只能从底下挑选。”
汲渊:“可他们都是才招进来的,
未必忠诚。”
赵驹道:“我知道几个还算机灵,又有家人一块儿投靠来的。”
汲渊松了一口气,“品性如何?”
“时间太短,也看不太出来,但从他们对家人的态度来看,倒是重情。”
“那就可以一用。”
赵含章道:“先把人找来,我们一个一个的谈,送去做细作,也要他们心甘情愿才好。”
但做细作危险性极高,而且孤身在敌军中,对身心的考验都很强大。
如果不威逼,那就只能利诱。
赵含章道:“这一次招的人似乎都很不喜欢分田地,那我们就分房子,分钱,分粮食,再许他们家中一个读书的名额。”
这个待遇,连汲先生都忍不住心动。
他问道:“许如此重利,女郎想要他们做什么呢?”
赵含章道:“先让他们潜伏下来,也不需要做什么,就当做自己的确是何刺史的人,平时只要传递一些何刺史和寿春的消息,等将来需要用到他们做不一样的事时,自会有人去通知他们。”
汲渊:“那这个人选就得好好的选了,不仅要忠诚和机灵,还要够聪明才行。”
赵含章当甩手掌柜,“此事就托付给汲先生了。”
宠物少女的动向分析和对策
汲渊回神,“大军要在灈阳驻扎几日?”
赵含章道:“我倒是不介意多驻扎几日,只怕何刺史不愿。”
“我明白了,我明天就把人选出来。”
于是汲渊拉着赵驹回去,把他认为还不错的人挑出来,尽量将人的生平都摸清楚,俩人几乎一夜未眠。
第二天一大早就把他们挑了一晚上的人一个一个的叫到跟前来见。
赵含章起床,洗了一把脸,还没得及用早饭呢,秋武便找过来,“女郎,城里来人,说是何刺史请您一同去用早饭。”
他压低声音道:“还有商议退兵的事。”
赵含章就决定给大家省一顿口粮,于是道:“把我的早食给先生和千里叔,你们也别吃了,走,进城吃大户去。”
王 印
秋武高兴的应下,和季平一左一右的保护赵含章哒哒就跑进城。
何刺史很大方,让厨房为大家做了丰盛的早食。
赵含章一人一张矮桌,秋武和季平被留在外面,也被带下去用饭了。
章太守等人也已经到达,正坐在她正对面的席子上。
她因为住在城外,所以来得最晚,坐下后见章太守正看她,便抬手冲他行了一礼。
章太守笑着回礼,问道:“使君在驿站里为大家准备了房间,含章昨晚怎么没留在城中?”
大秦誅神司 小說
赵含章解释道:“含章第一次带兵,经验不足,怕他们在外生乱,所以就出去看看。”
来了,又来了,这种怪异的谦虚让章太守心中一梗,笑容也勉强起来。
他似笑非笑道:“你倒是殷勤。”
赵含章冲他笑了笑。
何刺史这才进来,他坐在主位上,笑道:“大家都饿了吧,来来来,先用早食,这早上的饭食可是很重要的。”
大家笑着应下,等何刺史执筷后大家才拿起筷子开吃,没人提城外还在嗷嗷待哺的大军。
赵含章也没提。
她现在众人眼中算是何刺史的人了,又刚拿了人家的好处,自然不可能拆他的台子,而且,她带的粮草足够了的。
加上刚从匈奴军营帐里抢回来的一些,赵含章并不着急,所以她先夹了个包子津津有味的吃起来。
何刺史略吃了些,看了众人一眼,见大家都不提军粮的事,便只能自爆,他一脸歉疚的道:“真是委屈众将士了,昨天和今天给大军的军粮都不是很多,实在是灈阳被围困许久,粮草运送不进来,如今囊中羞涩啊。”
何刺史都这么说了,大家还能怎么办呢?
只能表示理解呀。
于是何刺史顺势提到大军离开的事,反正就是,你们留下来也没粮草吃,现在匈奴军也退了,你们看你们啥时候走?
章太守没有说话,把问题交给大家。
大家面面相觑,一时拿不定主意,这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,和章太守承诺他们的也不一样。
所以他们跑这一趟,不仅耗费了军粮,死了将士,回去还得饿着肚子?
不过回去以后, 现在也没法给士兵们交代呀。
赵含章低着头静静的吃着,把包子吃完,喝了半碗粥后便开始夹盘子里切成一块一块的肉饼吃。
何刺史见他们不舍得离去,只能点赵含章的名字,“含章呢,西平距离灈阳不远,若是今日启程,傍晚便可到达。”
赵含章用帕子擦了擦嘴巴,喝了一口水才笑着颔首,“是,所以待大军用过早饭我们就要启程了,此次来灈阳目的已经达到,灈阳县和使君平安,我等便安心了。”
何刺史大喜,立即道:“你们启程,我亲去送你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