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仙遊天下 txt-第二十三章:緣現火龍熱推

仙遊天下
小說推薦仙遊天下仙游天下
这一日,毗逻迦与阿伽陀寺找不弃上街游玩,来到不弃禅房内,不弃人却不在。一问沙弥,才知道不弃在方丈室内,毗逻迦来到窗下,正想偷听他们在说什么,却听灭寂禅师道:“公主即然来了,怎不进来?”
戀愛輔助器
毗逻迦进到屋里,双手合十一礼坐在了灭寂禅师的下首。灭寂禅师双手合十,沉声道:“昨日国王叫我进宫,说婆罗门教派来使者要见我。”稍一顿继续道:“自从上次发生公主中咒之事,谅婆罗门教不敢轻举妄动。十分不解婆罗门教使者为什么非要见我,于是我就去了一趟王宫。婆罗门教派来的使者说,近日恒河水位下降迅速,婆罗门教大祭司占卜出恒河水位下降的原因,说恒河地下的地脉灵泉遭到了破坏,这跟南洋火龙岛异变有关。特派来使者,是以我天启佛家‘天眼通’神力,求证此事。”
毗逻迦眉头一皱道:“恒河是两国的界河,也是两国子民心中的圣河,难怪大祭司要亲查此事。”
灭寂禅师道:“在我‘天眼通’观测之下,恒河水下的地脉灵泉确遭到破坏,跟南洋火龙岛异变有关。具体原因我已然探明,那有一条即将出世的火龙。”
灭寂禅师顿了一顿道:“婆罗门教大祭司所探查到的,跟我探察到的结果不无二致,这至少说,大祭司知之在先,而我知之在后,单凭这一点,大祭司之能便在我之上啊!”
说到这,灭寂禅师转身看了一眼不弃道:“宿命因缘即将落在你的头上,还记得你师父让你来的目的吗?”不弃点了点头。
灭寂禅师道:“你要寻的缘,就落在那条火龙身上。”毗逻迦一听,急道:“那怎么行,他一个人去怎能治服了那条火龙。”
灭寂禅师笑道:“不是他一个人去,而是七个人去。为了降服那条火龙,大祭司特派了六位祭司跟不弃一同前去。”
不弃站起身道:“既然我要寻的缘在那条火龙身上,说什么我也要去。再说我身怀寒冰真气,正好可以克制那条火龙。”
灭寂禅师心一动,脱口道:“一水一火,一冷一热,相生相克,往复无穷。佛说因果,即于此。”
毗逻迦脸现忧虑,大声道:“那我也去。”
不弃道:“抓龙,那是我的拿手本事。再说了你去有危险,在这你只需等我的好消息便是。”
毗逻迦忧怀之心之下,脸现绝绝之色道:“不行,你一个人去,我不放心,我非去不可。”
灭寂禅师道:“属于他的路,必须由他去走,属于他的命运外人无法改变。公主还是不要去的好。我保证,不弃此去,只有好处,绝无坏处。”灭寂禅师辈份高,受人尊崇,说话自然极有份量。听灭寂禅师这么一说,毗逻迦也不好再坚持下去。
泪光隐现,毗逻迦走到不弃身前,从手上摘下一个镯子戴在不弃左手腕上,轻声道:“这是我十岁时,一位游方僧人送我的,说这镯子名——‘如意心环’,有通天彻地之能。你戴在手上,以备防身之用,只有这样,我心许稍安。记住口诀就十六个字:如意心环,心随我意。天地十方,乾坤一掷。”
不弃嘻嘻笑道:“有了这如意心环,我去了给你套条龙回来,你说好不好。”
毗逻迦强装笑容道:“就知道逗人家开心,万事小心为上。”灭寂禅师上前道:“公主也回宫吧!让不弃好好休息,调息纳元,明日也好出发。”
毗逻迦点点头,送毗逻迦来到寺门外,毗逻迦一脸关切,不忘嘱咐道:“弟弟此去安全为上,不行之事莫要强求。”
不弃道:“放心吧!我死——”死字刚一出口,早有一只纤手堵住了他的嘴巴。
毗逻迦眼含幽怨道:”别说不吉利的话,什么死不死的,你死了我——我怎么办。“
不弃柔声道:“好了,不说了还不行,我一定注意安全,平安回来就是。”听不弃如此一说,毗逻迦这才恋恋不舍地,一步一回头地朝王宫走去。
望着走远了的毗逻迦,不弃心道:“灭寂禅师说我的缘在火龙,可火龙跟我有什么缘?火龙、水龙。水龙珠、火龙珠。是了,一定是火龙体怀的火龙珠。”
毗逻迦可不知,这一别,竟然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,再见到不弃时,已是几个月后在中土发生的事情了。
四月的天竺,天气已火热地要命,只有清晨才会感到一丝凉爽。一大早,灭寂禅师把不弃找来,交待了几句,命师弟龙象禅师陪不弃来到驿馆,去见婆罗门教的六位祭司。
来到驿馆,不弃一看六位祭司装束一样,每人手里均拿有一根蛇仗。
龙象禅师上前,双手合十道:“师兄正在坐关,不能亲自相迎,还望六位祭司见谅。”
六人中的一人上前,手指向不弃道:“有劳禅师了,不知这位是——”
龙象禅师道:“这位是中土来的少侠,师承佛门,因仰慕天竺佛学,来阿伽陀寺求佛的。此次之行,就由这位少侠随同六位祭司前往。”
龙象禅师看着六位祭司怀疑的眼神,解释道:“莫看他年少,可他身怀异能,身具寒冰之气,正好可以克制那火龙的龙炎之气。”听龙象禅师这么一说,六人才明白,原来陪同自己去的就不弃一人。
最先开口的祭司道:“既然如此,我们相信禅师,那我们出发吧!”七人出了都城,向南来到无人地带,六位祭司展开婆罗门教独创的蛇行之术,只见六人腰肢急扭间,身影快捷无伦。
六位祭司有意考较一下不弃的能耐,脚踏青草,御气而行。不弃心头雪亮,见六位祭司有心一试,自己也有心出出风头。见六位祭司已然起步,不弃跃起身形来到空中,居高临下,看着六位祭司消逝的身影,却自空中一步又一步踏出。六位祭司回头一看,见不弃身在众人头顶,悠闲地跟在自己六人身后,竟未落下半分,六位祭司对不弃不禁刮目相看。
狂傲丑女之溺宠傻夫
只半天的功夫,七人已达万顷碧波之上,不弃看着波澜壮阔的大海,但见海涛呼啸,浪花翻卷,海天一线,景色蔚巍壮观。
不弃少年心性,见此美景,按耐不住心头的喜悦,迎着浪头,快步间在海面上疾驰起来。纵情处,引吭长啸,但见啸声滚滚如雷,啸声一时和着涛声,久久不去。六人相顾骇然,没想到不弃小小年纪,真元充盈之极,功力竟达不眠不息之境,看来中土果有奇人异士。
天地广阔,绝非双脚能以尽踏。不弃展开“缩地神行”之术,只见在海面上一道流光快逾飞矢,眨眼便消逝无踪。不弃一高兴,一道掌罡拍向水面,海水激荡中水花飞溅,乱珠似玉。看着渐落的水珠,不弃意动间,单手一旋一收,飞溅的水珠快速收笼,“寒冰真气”冰凝处,竟然把水珠凝冻成一把冰剑。冰剑在手,信手一挥,尽情处,高声喊出四个大字:“大海真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