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玄幻小說 最強戰神 ptt-第420章 自導自演!閲讀

最強戰神
小說推薦最強戰神最强战神
“师父……”仇舞蝶看着此刻师父的样子,脸上泪痕未干。
自从她的骄傲被林然击碎了之后,似乎整个人的性格也有了相当明显的变化。
“是的,师父,我长大了,但是,却没能帮你分担太多,反而还闯下这么大的祸。”仇舞蝶这样说着,心中悔意越来越重。
她知道,师父自从崭露头角以来,就是南岭十万大山中最犀利的一把剑。
鹤家有女名无双,一剑清寒压星光。
这句话真的是为处于花季少女的鹤无双量身打造的,并且在南岭的江湖门派中广为流传。
仇舞蝶知道,虽然师父的名声在南岭传了很多年,但是她的年纪并不算大,也就比自己大上七八岁的样子,抛开师徒关系,自己喊她一声姐姐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但是,仇舞蝶发现,自己这两年,就没见她笑过,那性子也是越来越严厉,越来越暴躁。
这个性格的变化,真的很明显,以往师父是个很有礼貌的姑娘,也极有耐心,和现在截然不同。
这种性格的变化,究竟是功法导致的,还是环境影响的?
难道说,那个新任的秦门之主,真的能从自己的一招半式里,就看出整个剑派的功法问题?
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由于林然太过于强大,导致仇舞蝶很相信他的判断,并且愿意顺着这个方向思考下去。
仇舞蝶怀疑,如果沿着原来那条路一直走,会不会弄丢了最初的自己?
“成长的路上,都会犯错。”鹤无双表现出了难得的善解人意,她在试着让自己用心平气和的语气来讲话,“更何况,这次的决策失误,我也有很大的责任。”
“谢谢师父……不过,咱们剑派的功法……如果继续练下去,真的会出事吗?”仇舞蝶问道。
她现在也是处于空前的迷茫之中。
对于很多事情,仇舞蝶的心里都没有答案,她以往想变成一把剑,但是却不想不当一个人。
这种想法并不矛盾。
“舞蝶,你回去吧,我去见一下父亲。”鹤无双说道。
看着师父那冰冰冷冷的容颜,看着那毫无生气的眼神,仇舞蝶再度把身子俯到最低处,额头胸口齐齐贴地:“是,师父,舞蝶告退。”
说完,她便起身。
刚想迈步走开,仇舞蝶忽的看到林然的外套还叠在一旁,于是弯腰捡起这衣服,低头默然离开。
看了看徒弟的背影,鹤无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她如何看不明白?自己最好的弟子在骄傲被击碎之后,道心也狠狠地动摇了!如果这种情况不能及时解决的话,恐怕仇舞蝶这辈子的源力层级,也就止步于此了!
“他之前说过,如果想明白了,就可以去找他?”鹤无双想起了林然的话,随后眯了一下眼睛,“不,一定还有别的办法!”
对于一个对门派剑法坚定不移的修习之人,鹤无双今天确实动摇地有点厉害。
因为,她想到了自己的姐姐,想到了母亲,也想到了剑派里的其他女人。
好像……都是如此。
一开始大家都很开朗,到最后,所有人的性格都变得冷冰冰的了。
而鹤无双的那个亲姐姐,曾经也是天纵之才,可是,在几年前,就寒气入骨,体温不断降低,哪怕猛灌源晶液都无济于事,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这个世界。
随后,鹤无双接过了这接力棒,走上了一条和姐姐完全重复的道路。
而林然今天恰恰也提到了这种病症。
所以,鹤无双才会如此动摇。
就算是这种剑法源技真的很犀利,那么,用缩短寿命和毁坏身体所换来的战力提升,值得吗?划算吗?
想到这儿,鹤无双摇了摇头,止住纷乱的思绪,抬脚走向了后院。
她的父亲鹤鸣威已经闭关多时了。
由于在前些年和江湖中人的争斗中受了伤,鹤鸣威便从掌门的位置上退了下来,专心养伤,很少再出现在台前,把门派交给小女儿来管理。
而无双剑派在鹤无双的管理之下,也是发展地越来越好,所以,鹤鸣威在门派里越发低调,已经渐渐没什么存在感了,甚至有些人都以为,鹤鸣威早就已经死了,只是秘不发丧而已——
这样的话,外界不了解情况的人会认为,无双剑派还藏有一张强大的底牌。
但是,鹤无双每次遇到疑惑的事情,还是会来找父亲拿主意,只有她知道,自己的父亲有多强大……强者的意见,总是要听的。
然而,这一次时隔数月再见到父亲的时候,鹤无双发现,父亲的气质似乎也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。
这个国字脸的男人,以往面部线条非常刚毅,但是此刻,他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阴柔——和那位秦门之主所说的一样!
Stray Gambier
“爸……”鹤无双有些迟疑。
“你来找我,是又遇到难题了吗?”鹤鸣威开口说道。
他的嗓音也不如之前洪亮了,似乎是变得细了一些。
“爸,我们剑派的功法,是不是有问题?”鹤无双开门见山!
而父亲此刻的变化,更是坐实了她心中的猜想!
“我派剑法是鹤家先祖所创,已经传承了这么多年,即便有问题,也不是你我所能质疑的。”鹤鸣威盘腿坐在蒲团上,眼睛半睁着,看起来并不是很有神采,而是给人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:“无需迷茫,朝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是了。”
“爸,你这么说,是不是也表明你有过这些想法?”鹤无双说道,“你的情绪不正常……”
“因为,你我都是剑,剑不该有这些情绪。”鹤鸣威说道。
也不知道这个说法究竟能不能说服他自己。
“爸,今天剑派和秦门相争,损失不小,大概要沉寂几年。”鹤无双的眸光微垂,看着地面:“欲速则不达,我想抄近道,却最终走了弯路。”
鹤鸣威深深地看了女儿一眼,语气似乎是有些发沉:“我的孩子,走弯路不可怕,怕的是你现在这样垂下去的眼光,怕的是你的斗志不再昂扬。”
“昂扬的斗志,却给我的精神和身体都带来了极大的透支。”鹤无双自嘲地笑了笑:“剑派的功法,真的不能修改吗?”
鹤鸣威听了,似乎情绪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,浑身源力不受控制的鼓动,重重地拍了一下地面,低喝道:“这怎么可以?先祖之法,绝不可变!”
鹤无双的眸光微微有些波动,红唇轻启:“爸,你以前,真的不会那么暴躁的……而我现在,也是如此。”
听了这句话,鹤鸣威沉默了,久久不言。
很显然,鹤无双的话很精准地切中了他的一些心事。
“爸,我想把自己变成一把剑,但是,不想让这把剑过早地折断。”鹤无双加重了语气,说道,“现在,舞蝶也和我有同样的情况,如果不改变,无双剑派注定无法长久传承!”
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之后,鹤鸣威说道:“最近北晴居士正在咱们南岭的芙蓉庵闭关,你明日可以带上舞蝶,去找居士问一问。”
说完了这句话,好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!
鹤鸣威身上的衣服,都已经被汗水彻底打湿了!
显然,做出这么一个决定,对他而言,也是无比艰难的!
似乎,说完了这句话,也让鹤鸣威心中的不变信仰就此坍塌了!
“好的,谢谢爸爸,您多保重。”鹤无双的眸光狠狠波动了一下,说罢,躬下身子,鞠了一躬,随后转身离开!
…………
此刻,秦门。
苏菲已经睡在了客房,林然却并不在这边。
因为,秦家始终有一处院子,是留给主人的。
哪怕主人数十年都不出现,这院子也是每年翻新一次,庭院中的花草也是每日有人打理。
所以,除了秦元河这种极少数的“异类”之外,秦家真的是把忠心耿耿演绎到了极致了。
经过了一天的奔波,林然现在还很是有着很强烈的不真实感。
他冲澡冲了很久,似乎是一直在思考着这南岭的一切,思考着和幽冥以及魔神有关的事情。
而等林然走出浴室的时候,发现一个娇俏的身影已经等在门口了。
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睡裙,流畅的身材曲线如睡裙的材质一般顺滑,正是秦晚夕。
古龙的话可以空手打倒,这不是常识吗?
睡裙的下摆并不长,还未到大腿中段,于是,那两条能把牛仔裤穿出别样韵味的雪白长腿,就这么暴露在林然的面前。
那腿型极好,线条的每一处起伏,都是恰到好处。
“主人。”秦晚夕看到林然出来,立刻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这一刻,随着她的动作,睡裙的领口在林然的面前大幅度的敞开。
林然明白秦晚夕的来意,看了一眼,便收回了目光,笑了笑,说道:“晚夕,我不需要你来侍寝的。”
“可是,您是主人,主人第一次回家,晚夕自然当服侍左右。”秦晚夕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,“而且,您今天又救了我一次,我实在想不到其他报答的方法。”
“所以,你就这样做?”林然笑着说道。
此刻,秦晚夕俏脸微红,柔顺的长发垂落腰间,香肩处的雪白肌肤如同流淌着奶蜜一般。
听了林然的话,秦晚夕轻轻点头,轻柔的语调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。
林然看着秦晚夕,话锋忽然一冷,叹了一声,说道:“晚夕,你又何必自导自演呢?”